不断提炼铸刀剑艺术,使传统技艺与现代技术相结合
周显光 十年磨一剑龙泉护剑魂
来源:中国旅游报 | 作者:longying | 发布时间: 189天前 | 278 次浏览 | 分享到:

舞剑

展示

细心打磨

龙泉山水

日复一日

周显光

千锤百炼

锻打

折叠

淬火

研磨

成剑

入鞘

文<邓敏敏
    锻打、淬火、打磨,25年的时间里,这基本上就是龙泉宝剑锻制技艺非遗传承人周显光每一天的日常生活。
    铸剑
    龙泉,位于浙江省西南部、浙闽赣边境,是浙江省入江西、福建的主要通道,素有“瓯婺八闽通衢”“驿马要道,商旅咽喉”之称,历来为浙、闽、赣毗邻地区商贸重镇。这里铸宝剑始于春秋战国时期,民间仍然广泛流传着欧冶子铸剑的故事。 
    2600多年过去了,走进丽水龙泉,仍然能听见到处传来“叮、叮、叮”的敲打声。周显光时常会出现在位于龙泉西街街道河村的龙影刀剑厂,穿着他半旧的工作服,专心致志铸造一把宝剑。 
    早先学铸剑的人,大部分是为了讨生活而“不得不从”,但如今,多是与梦想相关,周显光便是其中一位。“也许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梦吧,从小就木刀木剑不离手的我,在一次与小朋友玩耍时,木剑被一个玩伴踩断了,当时的我心都碎了,从那一刻起,我心中燃起了追寻宝剑侠客梦的热情。”周显光说,自从16岁入了行,就立志成为一名出色的铸剑人。 
    在这20多年的铸剑历程中,周显光遵循古法铸剑,一把剑从选钢、锻打、淬火、打磨、雕刻配件到组装,完全由纯手工完成。他的作品以复古为主,风格大多偏简约,同时擅长推陈出新,敢于在古法技艺中尝试新元素与新工艺。 
    目前,周显光是龙泉刀剑行业里出色的实力技师,2014年与2016年在龙泉宝剑锻制技艺比赛中分别荣获“龙泉市首席技师”“丽水市金牌技师”荣誉称号,2018年在龙泉宝剑技能比武大赛中摘得桂冠,荣获“丽水市首席技师”“绿谷工匠”“技术能手”等荣誉称号,同年6月被评选为“龙泉宝剑”锻制技艺非遗传承人、12月被评选为首批“浙江省优秀技能人才”。 
    “我认为传统技艺传承与发展,是让古老文明重新焕发生机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方式,文物的价值不仅在于它的‘存在’,还在于它对我们的启示和传递给我们的工艺美术精粹,如果我们仅仅将它保藏,而不去琢磨蕴藏在文物中的历史、文化、工艺意义,那就是对文物价值的最大浪费。”虽然铸剑师并不修复古剑,但周显光坚定地认为,“我所从事的宝剑锻制行业,本身就是对于文物‘所承载的技艺’和‘所散发魅力’的再现,也算是对文物的一种保护。”

    复原
    对于年轻人来说,跟着老师父学艺,本身就是一件很苦的事,更别说是以气力为基本的铸剑行业,炼钢、折叠锻打、淬火、研磨……要想精准地把握这其中的技巧,需要日复一日细细磨炼。“我们刚开始学习的时候,手上面全部都是血泡,还是要坚持锻打,锻打了之后凿刻,拿个小锤,虽然看着很轻松,咚咚咚这么敲,但是一不小心就是整个手指敲得肿起来,到打磨这个环节,手不是要泼水磨剑的嘛,特别是冬天又冷,不适应的情况下还会冻伤,然后手一不小心划到那个剑身,它割进去就是一道伤疤,我手上这些疤痕就是磨剑时留下的。” 
    回忆起16岁那年拜师学艺,周显光由衷地表示,只有真正做下去才知道铸剑真是个既辛苦又危险的工作,“锻打时火星四溅,时常被烫得起泡,曾经在一次锻打时,一块钢铁氧化皮飞进了我的眼睛里,虽然只是一小块,但飞进眼睛一阵刺痛,甚至能听到滋滋作响。锻剑之后还要磨剑,磨剑既能练就技艺,更能磨砺心志,所谓十年磨一剑,虽然是个比喻词,但磨剑确实费时费力,既要有耐心又要够细心,没有耐心的人,每天反复在那做同一个动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肯定是坚持不住的。而剑要磨出寒光逼人,就要磨得异常细腻,在研磨过程中每一道磨石都要把前面一道磨石的痕迹磨得一丝不剩,这些磨痕不仔细看很难看出来,经常会磨到后面,磨痕越来越扎眼,还得从头再来,所以不细心的人磨不出好剑。” 
    困难虽多,却始终没有影响到周显光对铸剑技艺的热爱,他甚至感觉“很荣幸”:“作为一个致力于传统刀剑技艺复兴的刀匠,我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自豪,我认为如果说文物修复者是在保护文物的肉体,自己所从事的职业就是在保护文物的灵魂。” 
    为做好刀剑型制复古、神韵复古,周显光平时也注重对古刀剑知识的学习交流,除了购买古刀剑实物及稀缺中外典籍,还会与全国各地刀剑爱好者、古刀剑藏家沟通交流,不断充实复原刀剑的知识储备,为复原更多更好的中华传统刀剑,为传承弘扬国家非遗龙泉宝剑锻制技艺而不懈努力。

    传承
    在接受中国旅游报记者采访时,41岁的周显光提得最多的就是“在文物保护和文化传承方面,我应当尽自己的一份力。”这位正当壮年的传承人表示,文物保护的意义不仅在于对于物件本身的保护,更重要的是对传统技艺和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展现,中国的传统刀剑,是中华文化中一个不可替代的元素,它曾经灿烂辉煌,现如今却因为技术断层变得神秘莫测,难以复刻。 
    “我看过《我在故宫修文物》这部纪录片,我是由衷敬佩,并且有代入感,我也知道这部纪录片很受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我个人非常希望这个现象能一直延续下去,通过纪录片或者别的形式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中华文化的迷人魅力,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保护我们的文物,传承我们优秀的文化。” 
    “传承不是一味地复制,也不等同于简单的仿造。作为一名铸剑人,一定要怀着虔诚的心,以探究精神传承工艺,把宝剑文化发扬光大。”铸剑之余,周显光也有他一直思考和努力尝试的方向,“2006年,我们开始启用剑影字号,当时在各大专业刀剑论坛给一些刀友做些定制刀剑。直到2011年,一位资深客户被我们的刀剑触动了,玩剑多年的他,发现我做的刀剑不管是品质上还是复原度上都完全超越了他原先购买的刀剑,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中国传统刀剑的魅力与情怀,自那以后,便时常与我交流,凭着他对传统刀剑的热爱,对传统文化的敬畏,他很想让我们这群真正传承非遗技艺的匠人得到更好的发展。” 
    在这位客户的鼓励下,周显光认识到一个没有品牌意识的厂家不可能走得长远、更不可能发展壮大,2011年,他着手创办了龙影刀剑厂,先后带徒授艺十余人,“今后,我们会一如既往、继续努力,不断充实、创新‘宝剑锻制技艺’这一非遗项目的内涵与外延。” 
    惊邪剑、影心剑、战国剑、凌宇剑、汉剑……在周显光的作品陈列室里,这些宝剑都是经过百炼钢锻压糅合纯手工打造。他说,用上万次的锤打去锻造一把剑,不仅仅是在传承一门手艺,更是在履行一名匠人把龙泉宝剑发扬光大的责任。